主页 > M佳生活 >诚以待人,这是父亲给我的礼物──吴清友 >

诚以待人,这是父亲给我的礼物──吴清友

2020-08-06  点赞989   浏览量:459

诚以待人,这是父亲给我的礼物──吴清友

与成长于台湾的学生一样,在世界还没全面连网时,诚品是餵养吴旻洁知识与风格的重要场所。她至今都记得,大学时在诚品忠诚店,吆喝朋友一起买了八百八十元与一千两百八十元的T恤,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购置超过千元的新衣服。她从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诚品副董事长、诚品生活总经理。

曾有位高人预言,未来接下吴清友事业的会是女儿,当时吴清友一笑置之。他尊重女儿的志趣,也不想孩子因环境较佳而娇生惯养。就像一般中产家庭,吴家兄妹从小就读公立小学与中学,大学也是公车一族,比一般人多出的享受就是父亲会带他们出国看美术馆。

传承与接班,一直是企业永续的课题,相较于经历与能力,接班人能否坚定保持着创办企业的精神,会是根本关键。

于吴清友而言,创办诚品是他生命的追寻;于吴旻洁而言,经营诚品是她人生的选择——她对家人的爱、对自我的期许、对团队的责任……,众多的因,形成她承担责任的果。

从二○○四年初入诚品至今,对吴旻洁来说,这十三年的旅程,也是名副其实的旅「诚」。

诚,是诚品的企业文化,更是吴家的家训——吴旻洁的祖父吴寅卯用他的生命展演了何谓诚以待人,留得清白在人间。

「诚以待人,这是父亲给我的礼物,」吴清友从父亲身上看见了一个从富有到贫困,仍坚守「诚」字的硬气生命,「他的人格、价值、信仰、生命遭遇是我亲眼所见,初中时,他为人作保而受累破产,从董事长变成挑粪餵鱼的工人,但他在那段做工还债的日子,坚持苦,也要苦得清清白白。」

相隔一代,吴旻洁在吴清友身上看见了一位坚持为人处事要问心无愧、光明磊落的人物,甚至,用「纯真」两字形容父亲。

「老闆有种纯真,他诚信、正直,亦认为每人皆应如此,时常感恩很多人、许多事;他言行一致,如果觉得你有什幺要改进之处,宁愿当面告诉你,少在背后议论;他对金钱不很执着,小时候我在他的书桌看见他写在便条纸上的这些短句:钱来钱去,来来去去,来去之间,但求心安!在当时小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」

「老闆」是吴旻洁进诚品工作后,称呼父亲的用语。在家时,她也叫父亲老闆。母亲忍不住逗趣跟她说:「妳一直叫他老闆,他会以为自己在家还是老闆。」

吴清友也有「硬气」的一面,除了挺过诚品亏损十五年,路见不平时,还会见义勇为。吴旻洁记得,有一次深夜,在回家的路上,遇到一对骑机车的男女被十多人包围,眼看冲突在即,吴清友二话不说,要求母亲停车,并下车出声劝阻。

在车内的母女两人心想,对方有十多人耶!血气方刚,来势汹汹,赶紧打电话报警,催促吴清友快点上车。

领导者真正重要的是有没有勇气选择未来。「我们老闆有个特质,他看到机会,都会认为那是独一无二的,是上天给的好因缘。同业认为那些不太具备商业价值的案子,在他眼里,诚品都要有一种使命感去做好。」吴旻洁说。

她的儿时回忆里,吴清友是一个要求子女品格的父亲,「我们小时候去别人家做客,回家时,他会在车上说,今天哥哥表现几分,妹妹表现几分。妹妹做的哪件事不乖、不对,哪样菜自己爱吃就一直夹,没有顾虑到别人。」

不只是父亲,母亲也非常要求她的举止得体。先天个性与后天教养,礼貌与尊重他人形成了吴旻洁的处事风格,加上喜爱阅读,培养出能理解不同立场,进而同理的能力。跟吴旻洁常有交集的诚品员工几乎都会提起她的贴心有礼。

礼貌基因确实让吴旻洁获得团队认同,协助她在管理与整合上,尽量做到以诚服人。但,父亲变成老闆,要求一样高标準,并不因为是自己的女儿,而有任何「放水」,反而更为严格。

细数吴旻洁从二○○四年进入诚品担任吴清友特助开始,所参与的大型专案都是当时诚品没有做过的,包括松山文创园区BOT案、REITS、诚品勤美绿园道顾问管理营运模式、海外展店、诚品生活上柜、全新店型的诚品松菸店,以及诚品生活苏州的城市文化综合体。

二○○七年刚升上副总的她要对全公司的主管提出集团整合行销计画。开会前,吴旻洁请父亲先看过内容,见父亲没表示任何意见,心想应该没问题了!但是,不等她简报完,吴清友直接打断:「这个简报的品质,连四十分都不到!」她既错愕又受伤,「那是我升副总的第一天,公司那幺重要的专案,需要老闆支持,重要主管全都来开会,真如同当众挨了一巴掌。」

还来不及整顿情绪,紧接着,就要跟父亲去见某家银行董事长。準备告辞时,吴清友向那位董事长握手并指向吴旻洁说:「我现在都交给我女儿做主!」语毕,还拍拍吴旻洁的肩膀。经历上下半场截然不同情境的「震撼教育」,吴旻洁那天一个人跑到附近的公园宣洩委屈,大哭一场。

哭完后,她擦乾眼泪,打定主意要回去跟父亲商量,希望日后能在同事面前为她保留颜面,不然难以带人。忽然,一个念头闪过:如果换成在其他公司工作,遇到类似的情境,自己会怎幺做?「我不会去找老闆请他改变对我的态度,而是会调整自己,努力到最后一刻,再决定take it or leave it!」这个转念,启发她用另一种角度去思考职场之道,「我所能决定的是自己面对的心态,把焦点放在如何适应环境,而非要求特权来符合自己的期待。」

父女大不同

吴清友与吴旻洁虽是父女,但风格、思考、讲话方式截然不同。

如果说吴清友属于那种天生的磁石,可以吸引很多人跟随他的信念,高阶经理人对他又敬重又信服,年轻同事对这位创办人多少带有崇拜。那幺,吴旻洁比较像块水晶原石,根据情境成分,辉映不同的光芒,她得因应身处情境与同事状态,扮演不同的角色,这是身为第二代接班人需要的精进之道。

吴清友形容,要辨别会议室内,跟同事开会的是他还是吴旻洁?不用打开门,只要听到不时传出一阵笑声,就知道答案了,「大部分同事跟Mercy开会,都会哈哈哈!跟我开会,就比较严肃了。」

吴清友说话时,充满着人文情怀,易受当下情境触动,不时陷入沈思,凝视远方,当眼神拉回,才会接续着说出下一段的话语。与他相谈,大部分人不自觉会成为聆听者,随着他的清亮语调,进入缓述而出的故事里。虽不常大笑,但能感受他骨子里是个敦厚温润之人,不沈思时,其实妙语如珠,讲至兴高采烈之处,蕴涵饱满、丰沛的情感。

吴旻洁说起话来轻轻柔柔的,却是条理分明,列点陈述。学习领导之道的过程,吴旻洁当然也经历过自己尚属青涩,轻信他人而判断失準。从一次次的经验里,她领会到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脆弱的。

「当你看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注时,就比较不会陷进去。我觉得轻信他人的另一面是因为自恋,高估了自己的好,想听好听的话,所以才会一头热相信,把所有的话当真。」此外,在她的位置,能够接收各方资讯,看见不同面向,常常必须做一些立意良好,却没法子说明顾虑的决策。初期常因为大家无法看懂或被扭曲解读,而让她的情绪消化不良,钻牛角尖。

大学打篮球时,她最好的朋友建议她:「Watch the ball!」她逐渐想通最重要的是上篮得分,「不过,吴先生还要求要姿势优美。」她特别补充。

现在,她在学习尽力但不强求,「基本上,决策就是目标优先顺序的分配,我还是在意大家工作时要有良好的关係。但开心是福气,可遇不可求。如果不能够开心,那至少把事情做好。」尤其二○一三年后,她成了空中飞人,处于与时间赛跑的状态,她更自觉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若还是有消化不良的时候,「我就去逛诚品,把业绩灌给诚品。」

愈是喧嚣,愈要看着心

难能可贵的是,她也不会刻意避提自己还有哪些还需要调整、改进的地方。与她谈天,可以感觉对面坐着一位喜欢开怀大笑的分享者,慧黠却不张扬,认真不落窠臼。三十多岁就接下华人文创品牌掌舵手一职,在实际前往各个经纬座标的航程里,她遇见不少的风浪、挫折,但这些外境试炼,没将吴旻洁变得世故老成,反而在她身上,形成一股能「定」的奇异能量——遇到纷扰,她能跳脱情绪漩涡,不会让情境左右心境太久。

愈是喧嚣,愈需要一颗坚定而温暖的心。吴旻洁没有因为误会及随之而来的批判指责,选择声嘶力竭的回应。面对不同观点、误解角度,她选择不愠不火的理性对话,「因为我盼望,诚品带给社会的是正面的讯息、正向的希望。」

人的一生要学的是什幺?

对吴旻洁而言,答案就如她为自己取的英文名字「Mercy」,那时的她还只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十八岁女生,却对「Mercy」所代表的中文意义——慈悲,情有独锺。这是她在敦南诚品翻阅了一本介绍英文名字大全的书,寻到的理想之名。

受母亲影响,她珍惜佛法,最钦佩的人是佛陀。她认为人的一生到最后就是学习慈悲,「慈是希望众生能得到快乐,悲是希望众生能远离痛苦,慈悲两字合起来,就是希望众生都能离苦得乐之意,它是我寻找的永恆。」吴清友所说的「成就生命,分享众生」,用她的话演绎就是「与人为善,分享幸福」。

「沉稳、宽容、悲悯」,正是这个时代的领导人所需具备的,沉稳带来了定心洞见、宽容带来了开阔同理、悲悯带来了人文胸怀。

二○一七年,吴旻洁三十九岁,吴清友在这个年纪时,创办诚品。对诚品来说,吴清友的定锚、吴旻洁的传承,都诠释了一场生命的探索、一个集体的创作、一种存在的意义,与一个城市的共生。

企业终究得交班。然而,有多少创办人愿意未雨绸缪,放手让下一代再造未来成长的能量?

【书籍资讯】

文章摘自《诚品时光》

诚以待人,这是父亲给我的礼物──吴清友

数位编辑:吴柏菁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