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嘉生活 >诗,对我而言,是一个树洞 >

诗,对我而言,是一个树洞

2020-08-06  点赞314   浏览量:764

诗,对我而言,是一个树洞

我是一只金鱼
在鱼缸里独自游泳
嘴巴一张一合
也说不出心里的寂寞

这是我完成的第一首诗,时间是九岁的国语课上。我记得当天老师朗读了一些作品,我的是其中一份。我兴高采烈跑回家,告诉家人这个兴奋的消息(我平常不太爱分享学校的事情),家人也颇有兴致,我们玩了一个晚上的诗谜游戏。那晚的他们大概没想过,我是一个喜欢写诗的孩子,也应该没料到,生命来到第二个九岁,我未曾停笔。

写诗是孤独的,确实就像一只金鱼。除了那个晚上,我不记得在诗这件事情上,与家人再有什幺深刻的互动了。一开始他们仅是不好意思地承认「我对诗没有什幺涉猎」这种我开始对诗产生憧憬时经常从身旁的人得到的回应,到后来变成「妳的诗我都看不懂」这样爱莫能助的呢喃。我与家人的感情很好,唯独写诗与读诗时,我们像身处两个星球,使用着不同的语言。他们无法理解把心绪藏入一些简短、甚至不太连贯的句子之必要何在,我也难以向他们说明在我心里,很多事情的美丽来自于含糊地表达自己。于是他们所能理解的,仅止于诗背后的故事本身(有时我还得重複说明),而非我如何表达这个故事,以及为何在众多文类之中,选择诗作为出口。

诗,对我而言,是一个树洞。忘了在哪里看过了,青春期的人总是同时渴望与害怕被了解。诗正满足了这样的需要。说一个人人都明白的故事,就好像一丝不挂地在高速公路上奔跑,大家都看能清楚你的赤裸,却只是疾速经过,不曾摇下车窗,有时还纷纷躲避。诗的隐晦,就像为「了解」设下门槛,唯心存共鸣的人能缓步靠近,我们才能明白如何对彼此惺惺相惜,如何让每个细微的感觉得到肯定。

在诗这样极度主观的语言里,交出自己不会变成一件危险的事情,如同对树洞倾诉再多秘密,得到的都是让心境更加澄明的回音。因此,从诗的第一个句子到最后一个字,需要对其诚实的,都是自己。这对我来说是极其美好的过程。

所以即便孤独,我仍然一路写到了今天。我始终相信世界上没有好诗与坏诗,差距仅存于诗人愿意让多少人跨过门槛、愿意引起多少共鸣、愿意诗作被传唱到多远的距离。在这方面,我从未想要走太远,世界上有太多样青春,我也只活过其中一种。粉色瓶里的黑墨水是我对自己的青春,所能想到最好的比喻,愿你们喜欢。

相关阅读